退休金刚捂热,卖保健品的就来了

- 编辑:admin -

退休金刚捂热,卖保健品的就来了

本文转载自:全民故事计划


微信ID:quanmingushi,已获得授权


1


我入职这家保健品公司的时候,公司刚好购进一批电子治疗仪,号称是最前沿的科技成果。


为了卖出这些产品,营销团队花费大量精力制定了一套推广方案,计划之缜密,令我目瞪口呆。


销售初期,公司将所有底层员工都派出去,在超市和小区门口向老人们发放宣传单,打着免费测血压、免费领取鸡蛋的口号,套取老人的联系方式和资料。


积累了一定信息,公司便借着举办活动的理由开展健康宣讲会,派人假装成专家,把普通的保健品包装成治百病的神药,推销给到场的老人。


那时负责宣讲治疗仪的老师姓崔,号称是武汉大学的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宣传册上还印着崔教授悬壶济世的事迹。


大会开始,崔教授先是强调了全世界范围内,尤其是中国,中老年人的健康状况非常不妙,接着让在场的老人做了几个动作,但几乎没人能按要求完成,即使做出来了也感觉很吃力。


那几个动作别说老年人,就是我做着也吃力。用赵本山的话说,就是“你跺也麻”。


一番连哄带骗后,崔教授打开大屏幕,开始介绍公司的产品。


我们代理的这款电子治疗椅,结构和电影院中常见的按摩椅差不多,只是做工和质量要差很多。


但在崔教授的口中,这款治疗椅成了最新的科技成果,对老年人常见的腰酸腿痛,关节炎,风湿病等症状具有显著的效果。


治疗椅的价钱是3000元一个。


这个报价明显超出了老人们的预期,不少人开始动摇,但还是围在边上,没有离开。


崔教授预料到了这一点,继续说:“一分价钱一分货。我们这款产品卖3000元已经很低了。这款产品,能治疗十多种疾病,算下来一种病只要几百元,你到医院随便拿点药,都不止这些吧?”


下面的老人仍然不为所动,崔教授叹了口气,说:“医者父母心,看到大家被疾病困扰,我心里不是滋味。这样,今天我们先从各位中抽取几名幸运老人,免费赠送电疗椅。下一次开宣讲会时再把这几位幸运老人请过来,让他们现身说法,看看我们的产品到底好不好。”


第一个被“抽到”的幸运老人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由工作人员搀扶着才能走到台上。


崔教授问了老太太的姓名、年龄,然后是身体状况,得过什么病。老太太都如实回答。


接下来的几个幸运老人也都是这样的套路,免费赠送令这次宣讲会进入高潮,老人们开始对崔教授表示信服,参与的热情更高涨了。


2


第二场宣讲会就在三天后。一是为了证明产品效果神奇,见效快;二也是怕夜长梦多。


参加过第一场宣讲会的老人们都留下了联系方式,宣讲会开始之前,公司的推销员们几乎联系了每一个老人,提醒他们按时参加。


经过了简单的暖场后,上一场被抽到的幸运老人开始现身说法。


这位老人姓张,今年六十了,身体上毛病很多,十多年来从没断过药,去超市买个菜都费劲。


使用了治疗椅才两天,就已经能走楼梯回家了,现在腰不酸腿不疼,还特意蹦了蹦,展示自己身体状况很好。


崔教授激动地说:“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产品的神奇疗效。”


接下来又有幸运老人登台,言辞大同小异,崔教授激动地和老人们一起手舞足蹈,大声喊道:“我们的产品好吗?”


一些分散在下面的卧底员工带头喊道:“好。”


“你们买吗?”


“买。”


崔教授每介绍一位幸运老人就要这样喊一遍。在气氛的烘托下,越来越多的老人和我们一起喊着“好”、“买”。


最后,崔教授隆重宣布,为了尽快地打开国内市场,感谢大家对公司产品的厚爱,原价3000元的治疗椅,现价只需1500元,同时还赠送高科技治疗头盔一个。


崔教授话刚说完,就有几个人迫不及待地冲到台前,举着红色的钞票,急切地喊:我要买,我要买。


在这些人的带动下,现场有将近一半的老人购买了治疗椅。光这一天,公司的销售额就将近二十万元。


销售的整个流程都是设计好的,包括幸运老人的抽取、卧底员工的煽动、争抢购买名额的托儿,无一不被算计在内。


套路并不稀奇,但几乎每次都奏效。


3


这一次的营销很成功,公司并没有打算就此收手。


掌握了这些老人的经济状况、住址信息后,公司的推销员打着回访客户的名义,开始对上批顾客进行二次销售。


赵阿姨是上批购买治疗椅的客户之一,患有关节炎好几年了,有一儿一女,但都在外地,平时都是一个人生活。


我的同事杨哥专门负责对接赵阿姨。当初去宣讲会时,赵阿姨腿脚不便,下楼梯时很慢,杨哥亲自把她背下楼,再背到车站。


虽然治疗椅的效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赵阿姨并没有因此为难杨哥,毕竟杨哥对她,实在是太好了。


杨哥承包了赵阿姨家的所有家务劳动,每次去都变着法地逗赵阿姨开心,连赵阿姨家的猫都喜欢黏着他。


赵阿姨过生日那天,儿女都在外地回不来,只有只猫陪着她。就在赵阿姨感到孤独无依时,杨哥带着几名同事,捧着蛋糕来了。


大家把蛋糕摆好,让赵阿姨坐到主位,围在她身边唱生日歌。一群年轻人闹哄着,赵阿姨边招呼着大家吃零食,嘴里边不停地道谢,眼中竟然有了泪花。


这一场生日宴会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不仅唱了生日歌,还做了游戏,喧闹声整个楼的住户都听得见,惹得好几家邻居来打探情况。


赵阿姨给我们讲这些事情时,语气里也有着掩饰不住的得意。


但我明白,杨哥做这些不是出于慰问独居老人的善心,而是看中了她的购买力。


赵阿姨前前后后从他那儿购买了三万多元的产品,包括一款价值8000元的纳米床垫,包括配套的被子、枕头等。


在销售这款床垫时,我问过杨哥:“这款产品的效果和最初卖给赵阿姨的治疗椅效果很类似,她要是问起来怎么回答啊?”


杨哥笑了,说:“不用回答,因为她不会问的。你也和赵阿姨见过几次面,听过她提起治疗椅的具体使用效果吗?”


我摇了摇头,杨哥接着向我解释,老年人最怕的就是健康问题,尤其是儿女不在身边的,真犯了病连个搭把手的人都没有,这些产品带来的安全感,要远远大于实际治疗意义,他们不会追究的。


杨哥说,对付这种客户最关键的,就是要让她始终处在对新的产品的渴望中。她只关心即将购买的产品有什么神奇的疗效,对已经买回来的东西,很快会失去新鲜感。我们要做的,就是加速这一过程。


我恍然大悟。这样就给了老人一种错觉,让她觉得始终在为自己的健康投资,一旦停下来,很可能会前功尽弃。为了不让前面的付出打水漂,即使没感受到明显疗效,也会选择继续购买的。


除此之外,我们也要舍得时间和精力,让她们相信,我们真的是在为她们的健康考虑。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们为她们做了那么多,即使她们觉察出了我们的产品有夸大效果的成分,也不会为难我们。


果不其然,杨哥在向赵阿姨推销这款床垫时使用的说辞和崔教授的说法是一个套路,只是换了一些词汇。


赵阿姨在经过几天的犹豫后,还是掏5800元买下了原本价值8000元的电子床垫。


4


除了外用的电子设备,公司号称能包治百病的保健品中,抗癌药的市场最大,利润也最高。


癌症是中老年人健康的第一杀手,几乎所有人都是谈癌色变,况且老年人最舍得为健康花钱,为了抵抗癌症的侵害,哪怕倾家荡产也愿意。


这种心理给了我们可趁之机。我们公司也曾推出过一款抗癌产品,销售的套路也大同小异,用小恩小惠把人聚集起来后,在宣讲会上夸大癌症的数据和危害,再向他们高价推销。


部门里负责抗癌药宣讲的同事姓张,他对外公开的身份是医圣张仲景的后人,医药大学的研究生,有海外留学背景,集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于一身,甚至得到过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宣讲会现场不断播放着张教授和国家领导人握手的照片,这款号称能百分百治愈癌症的神药,是张教授和他的团队花费数十年研究出来的,必须按疗程服用,一疗程就要一千元。


在这几场宣讲会上,我总能看到一个推着三轮车的老人,听周围人喊他郑大爷,但并不知道全名。


郑大爷是操劳了一辈子的苦力人,即使到了这个岁数仍然歇不住,骑着电动三轮在各个小区间收废品。


虽然他偶尔也会参加我们的宣讲会,但从不填写自己的个人信息,也不花钱买产品,一是没钱,二是不信任我们。


但是这一次,郑大爷对这款抗癌产品表现得很感兴趣,一直缠着我的同事阿超询问。


阿超觉得郑大爷没钱,对他爱答不理。但是看郑大爷的热情劲儿,和往常明显不一样。


“你们这款产品,真的什么癌症都能治吗?”


“那当然了,只要是癌,都能治。怎么啦大爷,您患病了?”


“不是我,是我老伴。”


很快,郑大爷就从阿超这儿购买了一个疗程的抗癌产品,但郑大爷的经济条件很一般,没什么压榨价值,阿超对他的二次推销也不是太上心。


有一回阿超正在向一位退休老人推销抗癌产品,接到了郑大爷的电话。


郑大爷的声音带着兴奋和试探,原来他老伴吃过抗癌药后感觉还不错,想再买一疗程,但是钱又不够,问能不能买半个疗程的?


阿超觉得不对劲,难道产品真的有这么好的效果?不过他当然不会傻到当场提出质疑,而是故意大声说:“我早就说过了,我们的产品是最新的高科技产品,绝对有效。”


“这样吧,等会儿我去您那儿,再给您拿些产品。”


在郑大爷的助攻下,阿超拿下了这位姓周的退休老人,卖出了三千元的抗癌产品。


阿超离开后就径直回了公司。就在我们闲聊时,阿超的手机又响了,还是郑大爷打来的。


挂掉电话后,阿超有些犹豫地给我说:“李哥,你能不能陪我去郑大爷家一趟?我有些害怕。”


我知道阿超对卧病在床的老人有些恐惧心理,几年前他爷爷去世前曾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最后只剩下一把骨头,给他留下不小的阴影。


恰巧我住的小区离郑大爷家不远,便答应了他。


5


郑大爷家在一个很老的小区,进去后郑大爷显得很热情,他的老伴躺在床上,也向我们打招呼。


从双方的谈话中可以看出,郑阿姨的病应该挺严重了,由于年纪大,医生建议他们保守治疗。


阿超和郑大爷在另一个房间里讨论买药事宜,我则在郑阿姨的床边陪护。为了缓解尴尬,我问她要不要喝水?


郑阿姨摇摇头,小声和我说:“其实我知道,我的病没救了,医院的大夫都不建议动手术。也就是老头子不死心,一直到处打听能治癌症的偏方,可哪有那么神的药啊。”


我听了不禁汗颜,嗫嚅着不知如何接话。郑阿姨也不再说话了。


阿超临走前远远地看了郑阿姨几眼,给郑大爷留下了一疗程的药后,拉着我急匆匆地走了。


出来后,阿超显得很沉默。没走多远,阿超说他要去超市一趟,和我分开了。


但是我看到他并没有去超市,而是原路返回了郑大爷家。


阿超又回去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没有问,只是阿超再也没有接到郑大爷打来的电话,也没有提起过他。


6


郑大爷的老伴大约是在半年后去世。


老伴去世后,郑大爷的生活重新回到老样子。那时我刚辞职,闲逛时还是能看到他骑着电动三轮走街串巷地收废品,只是不再参加保健品公司的宣讲会了。


后来,那款所谓的抗癌神药销售了三个月,就逐渐被公司放弃了。


我心里跟明镜一样,他们放弃的原因根本不是良心发现,只是担心东窗事发,这些所谓的保健品,根本不具备对重大疾病的治疗功效。


服用保健品,尤其是一些号称能治愈重大疾病的保健品,不仅仅是损失钱财,还有可能危害健康。


那些服用过抗癌神药的老人们,最好的结果是钱打了水漂,不然就是因为病情加重进了医院。


虽然促销的这三个月内没有人去世,但是不代表危害就此消失。


耽误治疗的恶果,也许会在不久后出现。


END


作者李大侠,自由职业


编辑 | 刘建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