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奋斗!《流浪地球》的背后是一部现实版

谁也没想到,一颗“小破球”“噌”地领跑了2019年春节档,票房目前突破34亿,还跻身中国电影票房总榜前三,而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票房失利,甚至不敌动画片《熊出没》。


同样是喊着“努力、奋斗”的口号,《喜剧之王》里尹天仇没有圆满的结局,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小人物的挣扎和成长;《新喜剧之王》的如梦终于等来了天亮,却始终让我们觉得“不是那个味儿”。


其实比起《新喜剧之王》,或许《流浪地球》背后的故事更符合“努力、奋斗”的“喜剧之王精神”。


“疯子导演”郭帆——尹天仇


从结果来说,《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无疑更像成功了的如梦。但从过程来看,郭帆却更接近尹天仇。


如梦的努力更像是一种“伪努力”,是没有正确的方向(缺乏表演天赋),也没有正确的方法(演技并无提升)的自我感动式的努力,因而她的成功也恍然“如梦”。


尹天仇虽然最终还是没能成名,却有着良好的专业素养和渐进的成长过程,郭帆也是如此。


15岁时,一部《终结者2》在郭帆心中埋下了科幻的种子,从此他便有了一个拍摄科幻片的导演梦。


几年后的高考考场上,面对着《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这样一个颇富科幻色彩的作文题,他写下了一个设置有反转的爱情故事,差两分就是一篇满分作文。


高考后,郭帆没能如愿进入北电,倒是成为了海南大学法学院唯一一名拿着摄影机拍短片的大学生。


毕业后他来到北京,在电影行业摸爬滚打,自学前期后期知识,终于考上了北电的研究生,他的科幻情结也得以抒发。


改编自动漫的《李献计历险记》不算成功,却是他的科幻试水之作;《同桌的你》中的奇幻部分被剪掉了,但它的受捧让郭帆意识到了表现“人和情感”的重要性。


这两部作品都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流浪地球》的成功。拍摄《流浪地球》的三年也是努力、奋斗的三年。写剧本,郭帆和其他编剧夜以继日地熬;开机了,他每天只睡两小时,除了现场拍摄,还要回看头一天的镜头;杀青了,他又搬来一张弹簧床,在工作室盯着后期制作。


他还在片中出演了那位两次差点被刘启撞到的叉车驾驶员,“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导演两声吼”。


三年了,我几乎每天都只睡三四个小时。”他靠抽烟来提神,满脑子都是这部电影,因此还被吴孟达笑称为“疯子导演”。


被“空手套战狼”的吴京——杜娟儿


如果说郭帆像尹天仇,那么吴京就是类似于杜娟儿的存在,解了郭帆的燃眉之急。


作为一部硬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的花费巨大,预算却十分有限。为了节省资金用在制作上,郭帆找的都是非流量演员,但刘培强这个角色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选。


他的戏份不是男一号,但他愿意以自己的知名度带动项目,愿意为青年演员开路,同时只象征性地收一点点片酬。


要不是已经知道了结果,真想劝劝他们,兄弟,虽然你们拍的是仰望星空,但咱也得脚踏实地一点,是不?


没想到还真有人接下了这个被众多大牌以“中国科幻现在拍不了”为由拒绝的角色,一客串就是一个多月,免了片酬还投进去6000万,成就了一段“空手套战狼”的佳话,这个人也正是因为《战狼2》身价暴涨的吴京。


明明可以享誉盛名,却偏偏要干这种吃力还不一定能讨着好的事,60多公斤的宇航服让战狼也累成了哈士奇。郭帆透露:“拍完之后京哥的腿都是肿的,肩膀都磨破了,最长一次拍了27小时。


而吴京之所以决定接下这个角色,就因为他在郭帆身上看到了那个满腔热血的自己。


曾经吴京也像尹天仇一样壮志难酬,所幸得到了刘志伟导演的帮助。而这次接拍《流浪地球》,他只向郭帆提出了一个条件:“你成功以后要去帮助另一个‘吴京’‘郭帆’,去帮助新类型影片的那群年轻人。


当尹天仇在杜娟儿的提携下逐渐强大,继而帮助更多的尹天仇,这样的良性循环会让怀才不遇的尹天仇越来越少,而努力奋斗终有收获的吴京、郭帆们越来越多。


拍网剧养小破球的龚格尔——柳飘飘


不同于柳飘飘和尹天仇的动人爱情,龚格尔和郭帆之间是纯粹的兄弟情。两人的交集始于郭帆执导的《同桌的你》,龚格尔在片中饰演龚兵。


后来郭帆又找他担任《流浪地球》的制片人兼编剧。《流浪地球》起初并不被人看好,也得不到资本的支持,龚格尔和郭帆不仅自己垫钱,还各显神通想办法筹钱。郭帆“空手套战狼”,龚格尔则靠配音、配乐、拍网剧来“养”这颗“小破球”。


说起来多亏了龚格尔的“十八般才艺”。他是07年快男全国18强,人称“胖版迈克尔·杰克逊”,还给《魔兽世界》里的终极BOSS配过音,唱过《穿越火线》的主题曲,为北京奥运会创作过场馆配乐。


他还在《流浪地球》里饰演了那个收缴了韩子昂(吴孟达饰)珍藏了50年的VR妹子的狱警,“全片第一个有台词而被砸死的演员,那就是我。”“联合政府宣告紧急预案开始”那段话也是他配的,嗯,看出来剧组很穷了。


龚格尔曾经表示,即使世界崩溃了自己也依然会做音乐,但他并没有一条路走到黑,而是认识到了自己的局限,也不介意多学一些技能。郭帆看中的是他强大的学习能力,如梦欠缺的则是他的这份通透。


还有努力奋斗的其他人


演员们的宇航服最重的有130多斤,最轻的也有60多斤,“轻松地走路是不可能的,有时候你一动或者一跪,身上就是青一块紫一块。”饰演韩朵朵的赵今麦回忆。


这种服装穿起来也十分麻烦,休息的时候只能趴着躺着,或是像一排烤鸭一样挂在特制的架子上,吊威亚的时候——用吴京的话说——“就像掉在铁钩子上的半扇猪肉,根本就动不了”。


虽然听起来有点好吃,但做起来可一点都不好玩。厚重的头盔常常让他们呼吸困难甚至呕吐,吐完又接着拍。


这对年近七旬还有心脏病的吴孟达来说无异于搏命,拍摄时需要救护车在一旁待命,每拍几条就得吸氧,有时收工回家就哭了:“我66岁了,干嘛还要在这里受这个苦?”


拍摄之前,吴孟达甚至不相信这个剧本是中国人写的,看到剧组的用心之后,他也被这种精神所感染,坚持不用替身。“在我有生之年有机会能拍到这种电影,能够在我们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一页,值了。


而在片中饰演他的孙女的赵今麦拍摄时才14岁,正值中考,一边拍戏一边在片场刷题,形式不同,却都在各自努力着,奋斗着。


不仅他们,整个剧组都在为这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奋斗。拍摄前,他们专门邀请了四位中科院专家进行指导;为了在逻辑和科学上达到自洽,构建一个尽量严谨的世界观,他们还制作了自1977至2075年的《流浪地球》编年史。


制作组为电影设计了3000多张概念图,8000多张分镜头,10000多件道具,搭建了10万平米的实景。


全片2003个镜头,每个镜头改100版很正常,最多一个镜头我们修改了251版。


郭帆垫资了上百万,龚格尔卖掉了自己的车,演员们自降片酬,摄影指导刘寅自费买了几百万的设备租给剧组,但非科幻片根本用不到这些设备,拍完了很可能就闲置了。


正是每个人的努力奋斗,才催生了《流浪地球》这样一部制作精良、效果震撼的作品,但《流浪地球》的意义远不止于此。


它是中国第一部硬科幻大片,全片75%的特效镜头都由国内特效公司完成,以后我们可以骄傲地说,国产电影不是只有五毛特效,中国也能拍出像样的科幻片。虽然和顶尖的制作水平相比还有差距,但至少让我们看到了进步和希望。


它的内核中,蕴含着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情感,有中国人的精气神和价值观,在被美式个人英雄主义掌握了主要话语权的电影市场中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而这声音还将变得更大、传播得更远。


它的背后,是剧组7000多人的努力奋斗、众志成城,是一代又一代电影人的努力奋斗、薪火相传,也是中国人的努力奋斗、富国强民。只有国家昌盛强大,影视行业才能繁荣发展,人民才能安居乐业,而国家的强大,离不开我们每个人的努力奋斗。


小破球,冲鸭!我们一起努力、奋斗吧!


【本文系超级卡司原创,作者:柚子皮,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来源: